• <nav id="igouo"><nav id="igouo"></nav></nav>
  •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動態 » 電液動扇形閘門曝光異地排污黑色產業鏈

    公司動態

    電液動扇形閘門曝光異地排污黑色產業鏈

    發布時間:2014-04-15

    電液動扇形閘門:4月初,山東省 廳通報的河北罐車前往聊城臨清排污事件,再次引起社會對跨界異地排污的關注。而據了解到,此案并非孤例。在謀取私利的刺激下,一條操作隱秘、分工細化的跨界排污利益鏈已經形成,其間廢棄污染物的生產、轉運、傾倒等環環相扣。在 越來越高壓的態勢下,跨界排污已成為 部門乃 整個受害地不能容忍的“重大事件”。
      
      遠道而來的污染
      
      說起二十多天前抓獲河北罐車偷排污水時的情形,聊城臨清市 局執法二大隊大隊長趙衛峰仍印象深刻,“算得上是個大案子了。”
      
      據趙衛峰介紹,在接到群眾舉報后,當地 與公安組成的聯合行動人員很快就到達了臨清東郊的裕民渠南岸農場。“當時天剛黑,很遠就能聞到刺鼻酸味。”走近后執法人員發現,罐車尾部接有兩條二三十米長的塑料管,罐內的污水被塑料管引往一處廢棄魚塘。
      
      借著燈光,執法人員驚訝發現,這輛正在排污的車輛并不屬于本地。經盤查詢問,這輛車號為冀D89977的罐車來自距臨清百公里之外的河北邯鄲,現場三名人員除了倆河北籍的司機和押運人員外,還有一名臨清本地男子。
      
      趙衛峰告訴記者,面對執法人員詢問,司機并不配合。“鋪管放水時,明明自己戴著隔離用的塑膠手套,還說罐內所排放的是 的凈水劑。”經工作人員現場用PH試紙初步檢測,罐車所排廢液PH值小于1,屬強酸。
      
      后經山東省環科院環境風險與污染損害鑒定評估 化驗,罐車所排污水屬強酸;硫酸鹽含量382毫克/升,超標1.5倍;氯化物17100毫克/升,超標68.4倍;COD(化學需氧量)29100毫克/升,超出 地表水環境質量 低標準727.5倍。
      
      在高速出入口收費及中途加油票據等證據面前,司機及押運人員終于承認了跨省排污的事實,并交代已是第三次前往臨清排污。事后,臨清市相關部門,將此事定性為“嚴重污染環境的跨省偷倒廢水案”,三名現場人員被拘留, 此案已移交當地公安部門繼續辦理。
      
      事實上,早在2009年,淄博也發生過類似的跨省排污案,受污染的是當地重點治理、水面面積達1500多畝的太公湖,導致湖面荷花和魚群死亡。
      
      案發后,警方查實污染物為當地少有的化工廢料酸焦油。在懸賞通報的壓力下,將29噸酸焦油傾倒進水中的司機等三人自 ,他們交代,有害化工廢水來自于江蘇,長途運輸后拉到臨淄,排進了太公湖。
      
      成熟“生意”
      
      雖然 臨清警方仍在偵破此案過程中,但知情人士介紹,從已經掌握的情況來看,本案并非孤例。聊城市 局副局長高廣忠也曾在受訪時表示,現在已形成了一條專業的跨界排污產業鏈。
      
      據臨清市公安局了解到,此次所偷排的廢酸,來自邯鄲市開發區一家制造鋼管的大型私企。按照規定,企業應該在廠內配備相應污水處理設施 廢水達標排放。但據趙衛峰估算,工業廢酸處理成本不菲,每噸可達千元以上。
      
      為節約成本,該企業將未處理的廢酸交由外界處理。知情人士透露,從生產到傾倒一般有三四個環節,生產企業將工業廢料處理給下線。下線利用人脈再轉手到偏遠農村,交給下家。三線、四線中介人接手后,再聯絡當地“熟人”傾倒。
      
      以此案為例,該企業產出的廢酸, 終以180元每噸的價格交由李某處理,隨后李某又組織了專門的車輛和司機進行運輸,司機與押解人員,又找到一名熟悉本地境況的臨清籍男子負責踩點, 終經長途運輸,工業廢酸被轉運出省,進往臨清郊區排放

    足彩赔率查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